Category Archives: 散文散写

轻轻的岁月静静地度过

这里就是这样地安静着,安静的我已经习惯了自言自语,冷冷的白墙上贴着一面镜子,所以屋子里便有了可以说话的人。曾经想,生活的孤独就这样静静地放着吧,放在梦中的回忆里,奈何阴郁是墙,黑色是毒,这样安静的生活与我,便是鸦片,忘不了,戒不掉,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人的世界,才觉得自己格外地真实。每天,我跟“他”说过得还不错吧?!

READ ON

感谢163邮箱七年无私奉献

记不得你最初的容貌,想不起你跟随的点点滴滴,但是,这么多年了,你一路跟来,也许已经熟悉得快要忘记。从那个互联网起步不久的年月,你就一直在我身旁,那是一个我曾经以为IE6就是万维网,163就是email的年代。听说你,是在青青校园的绿荫路上;相识你,是在家乡那简陋的网吧中。人生若只如初见,应能一生相随相恋,如果跟网络也有初恋情结的话,那么IE6+163+CS1.5便是我的网络初恋。

是你让书写几乎走出我的生活,给了我们最简洁的服务,网络信件。依稀记得认识你之前,每年收到的信件可以摞成半米多高,额,也许我太能写了。你的出现,让我在以后的七年岁月中,只写过三四封平信,为人类剩下了不少纸张,为地球增添了半点绿意;也替我们减轻了那份等待信件的急迫心情,因为,只要轻轻地点一下按钮,email便会成功送到。
READ ON

四余载风华依旧如故

曾经想要的人生,并不应该现在这个样子,曾经想要的人生,也许并不是现在的我能要得起;曾让自己深爱的感觉,注定会跟自己远离,她离的越远,想起她的时候,越是向往依旧。两次人生的遭遇,注定要把人留在这些充满繁华与陨落的城市里,从未喜欢过城市的感觉,最想念的那些纯洁的天空,在遥远的西方。一个海边出生的人,对西部那种荒凉如此痴恋。

初涉人事,乌鲁木齐的旅程让我有幸一睹中国西北的荒凉与狂野,从此,更加喜欢与怀念。因近两年身体状况一直不如意,未能再涉足神往的地方,自己想要的人生,其实是能走遍大江南北,五湖四海。太多的遗憾,要么让世界悄悄遗忘,要不记录下来,让人生可以继续得更久远些,写博就是一种延续生命以及减小遗憾所带来失落感的方式。
READ ON

每一天都可以很精彩

狭小的天空,生硬的建筑,婆娑的霓虹,每个角落都躲着欲望,这便是城市。平凡而落魄的小人物行尸走肉于大街小巷,办公室和家是每一天的棺材,而这城市恰是小人物们的坟墓。每天朝九晚五的工作,失眠于每个夜晚,困顿于每个清晨,每一天都没有希望,每一个眼神都如暗淡的岁月,生命困惑于斯。 初秋的五更,天已渐明,布谷鸟的叫声渐渐赶走了睡意,拉开那飘忽了一夜的窗帘,钻入怀里的是那清新的晨风,一下子清爽了精神,这是早 ...

探幽祖堂山,偶遇快乐老家

路在面前,不知道通往哪里,路边是无限的风景,而路面却是尘土飞扬,这种路,适合我这种人。一个人的时候,喜欢骑着单车去一些不认识的地方,而前面这条路就是最好的选择,人总得去一些没有去过的地方,看一些似曾相识却又有不同的风景,特别是在一个人孤单的时候。

往里面走一点,便知道路况比想象中的要糟糕,那些尘土都是来自于这条狭窄小道上的渣土车,他们像一头头从山里钻出来的巨大怪兽,总是弄出漫天的尘土,姑且忍了吧,倒是要看看前面有什么,让这么多渣土车不日不夜地奔波。既然选择了,就会坚持,这样的路况持续了五六公里,变得稍好一点。

路边越来越茂密的树丛,稍远处越来越多的山丘说明这不是一条普通的路,而是蜿蜒于丘陵地形里的一条小径。沿途总是有稀稀落落的村庄,三五个人家自成一村,而一家又是一庭院,庭院里是自建的两层小楼,墙面都是最朴实的水泥,褐色破旧的窗木上,总是有一层淡淡的灰尘,像那流逝了的淡淡岁月,而庭院里那三三两两的老树似那待在岁月深处的老人。一个中年男人在地上洒水以减轻炎炎夏日的烘烤,小娃儿骑在树荫下的凳子上独自玩耍……
READ ON

雨花一夜

抹去那份繁华,落入老村的安逸,今夜何处栖息,再一夜雨花台。岁月如回溯三年,今晚当是觥筹交错,与挚友,谈笑风生,卖弄理想,与同学举杯相庆,相庆那美好未来。三年前,我跟朋友们搬到雨花新村,那半年是我们在南京最热闹的半年,如今都已经天涯海角沦落人,今夜再回雨花,感慨总是无限。

雨花西路边,一条长长的巷子,巷子一直是上坡,坡的尽头便是老村。曾经的居所在更高的坡上,所以要再上百来个台阶,老村的夏,依然是郁郁葱葱,老树长长的枝,横在台阶上空,伸手可及。昏暗的路灯,照不透那夏日的绿,只留下斑蒴的影子,在地上,于夜里。

READ ON

想去看日出只是因为

有时候,人活着的的追求很简单,而我这阵子最简单的追求就是能看一次日出,经过近一个月的努力,终于也发现,南京的夏天是没有日出的,南京的夏晨总是布满乌云或者雾气,从天气上来讲,我这个夏天是看不了日出了。

东善桥附近的山虽然多,但是适合观日出的地方却是少得可怜,牛首山到不了顶;祖堂山没上去的路,一条路山体滑坡,而另外一条路成天是渣土车专行到,你要是从那路上走一圈,肯定会变成个正宗的土人的。前天试图爬上西边的拳头山,结果路到一半的时候没了,路的尽头是坟墓,试图从小道上去,发现小道上别说单车了,就是人也难以钻进去。

所以,种种原因,我是看不到日出了,东善桥虽美,却总有遗憾,但愿这个秋天会有一个好天气,有好天气的同时,我必须得找一个可以观看日出的山头。为什么这么执着地要看日出,我只是想看看童年经常看到的朝阳罢了。

READ ON

荒村夜雨弄蛙声

山里的天气是比较奇怪的,风来的特别急,雨也这般的急,乌云像幕布一样,快速地拉过来,随之大雨便倾盆而下。最为让人惊讶的是,这雨或大或者,很有节奏,时而如天上破洞,雨水轰轰而下,时而如云彩洒下来的细水,洋洋洒洒。有张有弛,可真谓有情致的很。 雨停,渐渐地听到了蛙声,一声,两声,很快就一大片蛙声。我饶有兴趣地下了楼,空气清新,像极了家乡夏夜雨后的那情景,老人带着小孩,三三两两;女人们穿着美丽的衣裙都 ...

岁月只剩下瞬间和音符

夜晚,如爱人一般,如期而至,悄悄地,将我,融进怀抱。如此地温馨,深呼吸,那是薄荷味的清香;倾听,那熟悉的旋律,曾在那逝去的岁月里;傻傻看,那不会再被遗忘的瞬间,深深地陷入思恋。

岔路口,枫叶苑,那个承载我人生最重要开始的地方,爱情在那里开始,发展,慢慢稳定。找不出所以然,为何此时相恋那旧地,故地远去,思恋愈固。

有一天,她弄丢了我的古董手机,她非要赔我一个价值好几倍的6300,她传了些音乐到手机里,一直到现在。其实她不知道,里面有一首我非常喜欢的歌,那是王菲的《爱与痛的边缘》,那时第一次听,那时便喜欢上,于是这首歌经常响在一个人的晚上。

READ ON

少听点哥哥多听点华仔

华语歌曲的世界里,我对张国荣和刘德华的歌曲情有独钟,听了这么多年,终于也听出了两个人的本质区别:哥哥唱不出快乐,华仔唱不出悲伤;还有一点很重要的区别便是,哥哥的歌永远不会腻,而华仔的歌会听腻。所以,想健康地生活,请少听些哥哥,多听些华仔。

一个人的性格与气质以及命运决定他歌曲的色调,张国荣一生忧郁的性格决定了他歌曲的忧郁和悲伤,不管他唱的多欢快,别人听了都是越来越心痛。为何其他歌手忧伤的歌曲可以多听,唯独哥哥的不行,我想这个问题分析起来比较复杂,最根本的原因是他生前忧郁之深。

在我的世界观里,并没有死亡这种终点,死亡只不过是一些简单的转变,一个人离去了,他只是停止了创造,但是他的灵魂对世人的影响不会因而终止,对于哥哥这样一个独一无二的人来讲,他离去了,但他传染忧郁的歌曲永远飘在风中。

听张国荣的歌,你能明显地感觉到他的痛苦,他的欲罢不能,他想离开的种种征兆,宛如他还活着,宛如他在你面前用他忧郁眼神目空一切,悲情地歌声让你阵阵心痛。然而即便是心痛,他仍让你欲罢不能,喜欢就是喜欢,于是继续倾听,然后更加活在他的世界里,最后将自己的世界也染成忧郁的色彩

并不是我夸大其辞,如果你从早到晚听他的歌,你会发现,真的不会腻,真的越来越进入他的世界。我这个人,天生也有点忧郁的性格,但不影响自己的生活,只是有时候比较消极,这在我早期的博文中也能感受得到,所以我容易受张国荣歌曲的影响,有瘾,下决心戒掉,因为这几天听多了,开始失眠,身体莫名其妙地会有抽搐感。

这首当年情,应该是哥哥风华正茂时的歌曲,表面上唱的是对兄弟情义的歌颂,但听到底却是对友谊离去,朋友离开,青春逝去等无可奈何的感慨,不多不少,恰如其分地表达了这种消极无奈的世界观。

READ ON

1 2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