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诗歌

濮塘.永夜

涣散的灵魂,流淌出沉睡的梦
如此漆黑的夜,我看不到窗

暗黑压迫着胸膛,开始呼吸
被遗弃的地方,找不到时光

无期的黑暗中,并没有来世
永恒的沉寂,永恒的悲伤

还有两小时,天也许会亮
即便如此,也都是假象

濮塘.明镜

香樟林稍升明月,
平湖秋水落繁星。
明镜不是光阴尺,
夜夜对你最伤心。

记深山遇孤坟

濮塘有女唤村英 嫁与大岘欧阳柏 岁岁青山岁岁青 年年人间添白鬓 一世恩爱短如梦 未能同去亦成恨 满山翠竹生翠叶 片片皆映夫君影 初识常有幽会处 竹海深处空地生 碎石堆起相思冢 从此年年待清明 青山有 ...

濮塘.夜.中暑

繁林简径净人心,夜深月半掩玉门。
千言未能从口出,情话何须讲人听。
听,听见虫吟;看,看见繁星
梦,不见故人;死,不期来生。

误入黄花

青山枕碧水, 古寺倚翠林, 林深无人迹, 唯有一鸟啼。
岁增力常竭, 已是芳菲尽, 稚童追彩蝶, 误入黄花里。

月伴弯

何处难忘酒 星稀月半弯  
春暮柳成烟 又见琼花面

黄龙岘.小村乍繁华

茶山含新绿,灯笼挂墙垣。
小村酒舍又重逢,似从前。
桃面映斜阳,孤身只影长。
低头犹记竹林沙沙,人一双。

黄龙岘.夕阳西下

春风欲剪明前茶,小街尽头看落霞。
红颜不施粉黛,却胜三月桃花。
病树枝头云疏卷,回首已是金陵远。
人间最怕你老,凭谁传成佳话。

在梦里

手,在手心里
肩,在肩边上
童话般的夜
星星满天
燃烧的火 通红的脸
你梦见了我
我梦见了你

濮塘.夜雨

萧山落遗院,
孤灯挑夜雨。
东房香渐瘦,
半载无人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