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青春散场

梦回彭洼,再见父亲

院子里裸露的土地杂草丛生,而二十多年前铺的一小块水泥场地也已经裂痕交错,野麦子在裂缝中生长得旺盛。老房子前倒是没有了野草,尽管只是用土精堆砌的,它也已经40多年了,因为四壁倾斜,大大小小的裂缝遍布墙体,它显得有些面目狰狞。好像有人在家吧,这些年好像完全迷失了自己,家里还有什么亲人,自己已然不太确认了。 推开门,有人躺在堂屋的床上,面朝里,似乎是在睡觉,我上前轻轻的喊了一声,她转过身,原来是奶奶, ...

旧纸张上的文字之:漂泊的梦

也许我们今天播下的种子,来年不会抽芽,但是我们每年还是一如既往地在春天播种。也许我们心中的梦不会成真,但我们的心底深处永远暗藏着永恒的愿望——漂泊的梦。 我的梦始于一颗星闪亮地划过天际,我的梦始于生命之诞生。尽管,孩提时的记忆已始(随)远古时的炊烟——早已散去,可我分明感受到了,在我的生命之初,我时常在梦里看到母亲幸福的笑脸。那时的梦是多么美好啊,那里仅有融进母亲怀抱的天真与纯洁。这样的梦短暂而永恒 ...

别了,孚尔岗

2011年3月初,第一次单车到337省道和宁丹大道交界处的路标,便喜欢上了这个地方,是真心的喜欢上,那一天应该是暖暖的春,阳光也是明媚的,空旷的天空下,兀自站立的红色公交站台很显眼,孤零零的一个行人更是兀自矗立兀自站立的公交站台下,不远处的公交车让当时的我不经意地有了笑容,因为那人总算将它等来了,看得见,够得着,或许有些迟,但是终归是能等到,是因为希望,再孤单,也会等下去。 为什么三年前的照片,依旧是 ...

晚风中的单车

南京的夏,刚刚有了点如火如荼的势头,不过也就是在下午三四点的时候,到了傍晚五六点,随着徐徐的晚风吹过来,已有了无限凉爽。十来岁的小孩,天真而好玩,天天嚷嚷着让要我带他出去单车,乌黑闪亮的小眼睛里充满了渴望,最难拒绝的就是天真的要求了,于是在徐徐的风里边,一人一辆单车,我们出发了。 孚而岗的村子,一头高一头低,我们住在尽头,靠着荒野,也是最低的一头,所以我们沿着村子里蜿蜒曲折的小路一直上爬。一条 ...

2013年5月19日石塘玉泉寺之行

很久没有书写文字,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感觉到文字是如此苍白无力,不愿再提笔。特殊的今天,信马由缰,不是为了风景,而是为了让复杂到接近真空的心能抽出点头绪来继续生活。 老人的快乐 一大清早便沿着汤铜大道独自西行,途径石塘竹海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转了弯,想去看看,早晨的山路,空气清新,深呼吸,到石塘拱桥的时候,远远地看到一位老太太灿烂而满足的笑容,像是一个七八岁大的小女孩带上了春天花环那般,那是一种天真 ...

红庙水库最后的礼物

记得去年也是刚入秋的时候搬到谷里小镇居住的,当时也属于野钓的黄金时期了,不过随着工作的安排,不得不去塞上江南呆了个把两个月,也因此错过了南京最好的钓鱼时节。今年春天的时候偶然遇到了红庙水库,整个春节每每收获都不错,一天也钓过四五斤,也有运气好的时候钓到一两斤重的鲤鱼。到了盛夏之后,红庙就很难钓到鲫鱼了,也因此冷淡起来了。
READ ON

夜钓红庙第一夜

南京江宁区谷里南,正方中路一直向西,接上牛首大道再和银杏湖大道就构成了这片地方最宽阔却又“人迹罕至”的十字路口了,除了鸟语花香便是青草和河水的味道了,上了牛首大道继续向西,经过一个草莓园,再经过一个路边的土地庙,再往前一点点便会发现一条水泥小道接上公路,沿着水泥小道向南一公里左右基本就是尽头了,爬上一个小山坡便能看到红庙水库,毫无疑问,这里是夜钓者的天堂。
READ ON

下半年上半年——选择

2002年夏,已然是一个人的世界了,经过了一年复读,并没有实现自己考个好一点学校的梦想,反而比第一年高考考的更差,握着南京中医药大学的五年制录取通知书,选择再次复读的决心便悠然而生了,因为我觉得,与其读五年的大学,还不如再复读一年考个四年制的大学,这笔账我算得是很清楚,但是没有考虑到太多的意外。

READ ON

回首依旧这般无奈,不如前行

风轻吹开衣角,已经没有了寒意,又一个严冬,不知不觉中已经被泥土下正萌发的生命埋葬,人生就是这样,不经意的拈花弄指间,岁月已悄悄地交付了人生的第三十一个年头。

READ ON

这些年是不是走的太远了

每次躺下来睡到床上的时候皆是很累了,在这样一个僻静的居所里,思想总是很活跃,每每想起的是自己在南京的这些年,在看看窗外黑乎乎的几栋楼,隔着小路,跟对面山村的农家小院对持着,几乎看不到光,听不到声音,突然觉得自己落入了一个巨大的棺材,开始自己是否还真的活着。

READ ON

1 2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