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转中雪

黄龙岘.夕阳西下

春风欲剪明前茶,小街尽头看落霞。
红颜不施粉黛,却胜三月桃花。
病树枝头云疏卷,回首已是金陵远。
人间最怕你老,凭谁传成佳话。

濮塘.雪融

西风带雨急来,乱枝临窗道寒
青瓦挂残雪,老檐垂细水
平湖虽清碧,鱼踪难觅
此处更寒何独守,寸绳锁轻舟

初夏的青竹林

初夏的青竹林,青碰着青,
翻动的新叶儿,尖上了尖。
阳光撩拨了风,你闭上眼睛,
轻轻的搅动声,心陶醉了心。

风尘雾

一声啸驱万山寂,两袖拂尽弥天雾。
未因鬓白怯风尘,岂让岁月灭本性。

戊戌春恙

陈墙漏瓦,碧空不见云裳。
忘年茅舍,竹篱东倒西歪挂北墙。
破落处,枯枝新藤缠嫩叶,南风过,几只画眉压新枝。
难翘首,鸟语香樟,桃花落尽,红满小塘。
小院落,粉樱扔挂枝头。
病殃殃,非得春华尽去,方得安康?

梦回彭洼,再见父亲

院子里裸露的土地杂草丛生,而二十多年前铺的一小块水泥场地也已经裂痕交错,野麦子在裂缝中生长得旺盛。老房子前倒是没有了野草,尽管只是用土精堆砌的,它也已经40多年了,因为四壁倾斜,大大小小的裂缝遍布墙体,它显得有些面目狰狞。好像有人在家吧,这些年好像完全迷失了自己,家里还有什么亲人,自己已然不太确认了。 推开门,有人躺在堂屋的床上,面朝里,似乎是在睡觉,我上前轻轻的喊了一声,她转过身,原来是奶奶, ...

七月三十一日深夜路石塘人家

在南京江宁陶吴镇西边大约七八公里左右处,向南便是去石塘竹海的路,它横穿云台山。山间有一处石塘人家,水上栏杆,夜灯点缀,虽是喧闹酷热的七月末,在这里也早就褪去了。 石塘人家对面便是施万户的遗址,关于施万户流传了很多版本的类似于神话的故事,把周边的云台,公鸡山,母鸡山,以及桃红古镇都写在里面了。 适逢满月之夜,月光撒进施家遗址的山谷中,却再也看不见古时的繁华,只有野草尖上的露珠或是萤火忽隐忽 ...

往事梦中也已难圆

谁知道又和她相遇在人海,南京城的一个破旧角落,遇到了早已嫁人的茜姐,容颜略变成熟,穿着却还是以前一般朴素,眼角微露疲惫。不少年未有音讯,重逢有些许紧张,不过我还是平静了情绪,微笑地跟她询问:“过得是否安好”,她沉默了一阵子,说:“不谈这个吧,见到你真的很高兴。”。 她说她跟朋友在这巷子里租了两套房子,不过都比较破旧,都是女性朋友,我没有问为什么不跟她老公住家里,可能是沧海桑田吧。她说她租的这套,两 ...
1 2 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