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今夜的2007的回响

   疾驰的车,冷清的路,掠眸而过的光,附和着车而颠簸的身体,怀柔着从繁华三千到鸡犬相闻的落寞。心归于何处,归于平静,于平静处,听似水流年。    辗转人生,寄身红尘,红尘摆渡,渡得过我轻轻的躯壳,却渡不过我磐石般沉重的心。    开始一个人走,被回忆追着,让寂寞赶着。也许有一天,发现自己累了,执一把梳子,划过发髻,落下的是岁月的沧桑。    时间堆砌成生命,思想堆砌成灵魂,灵魂堆砌在纸张,胡乱地堆砌文字, ...

雾夜之行

零八年一月九号,凌晨一点半,睡眠,有时候会一下子失去,没有睡眠的结果便是半夜三更的路上多了一个人,或许路上只有我一个人,从小就听老人们说晚上阴气重,最好不要夜里独自行走。我理了一下思绪,想了想今天整了一天的博客程序,页面是基于蓝色的,对蓝色,我一直的理解都是:蓝色是忧伤色,也是希望色,夜,安静得让我感到窒息,一种莫名其妙的念头闪进脑子里——蓝色也是诡异的颜色。 READ ON

请跳支舞吧

天,渐渐丢失了灰蒙蒙的光线;夜,慢慢点亮了冷清清的霓虹。在一个遥远的城市,我习惯了咖啡,延续着乌鲁木齐熟悉的味道,又是一个夜晚,又是一杯咖啡,又是一首音乐。 咀嚼着已经不真的空气的味道,夜晚,我更习惯漆黑。如果,灵魂可以像杯中咖啡的热气,慢慢蒸发,我就将生命放在冬天的玻璃窗前,看自己灵魂凝固后的形状。 如果,灵魂真的只有二十一克,我就将这二十一克攒在手心,在每次牵你的手时,慢慢地给你。我想,想要 ...

王母的澡盆

   穿过一片似沙非沙的沙漠后,终于从乌鲁木齐跑到了,天山脚下,是有天池的那段山脉。边疆就是有特色,不管什么时候,照着太阳就热的要死,没晒着太阳就感觉冰块跑骨头里去了。
     传说中的天山,挺让我失望的,也不知到几千米处就到了天池了,波光粼粼的,还不错。这么高的天地非要弄几艘快艇在湖里面穿梭穿梭。湖边除了石头,还有山上倒下的木头,每根木头都很吓人,好像都成过精一样,老的古灵精怪。 READ ON

生活是不是没有的方向

   班车缓缓地停下,因为太舒适,路上一直困意缭绕,下车的骚动还是惊醒了我,我慌忙地站起来,不确定自己到了哪里,向车门走的时候不小心碰了一位女孩子的头发,我并没有注意什么,随口说了句:“对不起。”,脚步并没有停下,快走到车门的时候,听到背后传来一声:“没关系。”带着淡淡的笑声,我回头看了一眼,是位很漂亮且有气质的女孩。 READ ON

总算一个有运动的周末

   周六上班的时候,带了羽毛球拍和球,本来想找指导老师他老人家打的,怎奈他比较忙,到中午的时候,就和头头说要去打球了。
   雨花台的老朋友回老家了,可是还有其他朋友在那,我便约他打,下午一点多的时候两人来到共青团路中学,很安静,操场就我和他两个人,也没什么风。 READ ON

PL/SQL Developer使用问题

   在使用PL/SQL Developer时,有的时候点击某个字段旁边的小按钮希望弹出编辑窗口时,提示“无效的窗口句柄”。只要启动windows的print spooler服务,就不会有报错了。所以系统服务最好不要乱停。

雨花台的夜

   刚下班,走出公司大门时,却不知道往哪里去,回江宁的新住所,或者去雨花台的老住所,当我不知道自己的方向时,我便由着脚步,夜色渐进,我向雨花新村的方向走去…
   深秋,村子里显得有些荒凉,新村都是些老建筑,一个被树木淹没的老村子,老的让人舍不得离开,天气是好天气,却看不到星星,没有星星的夜,总是有点凉。深秋的风,让村子的路很干燥,一个人在这条路上走着,浓密的树枝几乎完全遮住了天空,鞋底踏在沥青路上,像踩在早已被风干的石头上,像是随时都可能裂开;法国梧桐的叶,像是有人在撒,一阵阵地落下,秋天的叶,像是失根的浮萍,随时都会飘走。 READ ON

敞亮的生活

   才租的房子,阳台是面向东的,又在顶楼,大早,就可看到东方日出的彩霞从窗子撒进,房间南面也有一个窗户,这样一来,我总有阳光…觉着生活灿烂死了…
   不喜欢象棺材一样的暗房,活就要活的精彩,活就要活的灿烂,也许是我在乎的越来越少了,也许是我认真的越来越少了,所以…我越来越开心了。

感动的国庆

   很久,很久没有坐下好好的看,看窗外的风景,似乎,雨花台的梦还没有结束,但是今晚,今晚从窗外折射进来的灯火告诉我,不知不觉我已经被江宁捧在手心两个月了。毕业后的几个月脚步并不曾乱过,在乌鲁木齐深黄的土地和湛蓝的天空之间,每个傍晚,我翘首南京的方向。 REA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