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账号信息被高度复制模仿

这个礼拜三遭遇了一次莫名其妙的事情,正上着班的时候,有朋友问我有没有找他,我说没有,朋友说:“那你的QQ号被盗了,赶紧去修改密码”。我问他是怎么回事,他说有人用我的QQ号跟他借钱。 我当时觉得有点蹊跷,因为我的手机和电脑一直在线,而我的漫游记录里面并没有朋友所说的聊天内容,但是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去改了密码。 过了一小会儿,另外一个朋友又找到我,说有人冒充我的QQ账号试图加她为好友。头像,基本资料,网名 ...

放弃去亚信大数据子公司的机会

在软创服务了8年了,有着比较深的感情,但是极低的工资让我越来越难以忍受,只是觉得自己的薪水已经完全跟不上个人的经验以及能力。最受影响的是2013年跨体系还部门,从国内换到国际部门,较为官僚的原国内部门好不犹豫地给我了一个从没得过半年考核B,外加两个月连续的月考核B,真是奇耻大辱。 2014年初又适逢工资薪资结构调整,因为考核B的缘故,无法涨薪,一轮调整下来,比同工龄的同事,平均年薪少四万,这种待遇感觉真是 ...

红星春夜

红星水库位于南京江宁陶吴镇,属于南京市面积数一数二的大水库,仅次于谷里水库。曾相当长时间作为附近乡镇的自来水饮用水源,直到2013年,才逐渐被长江水源代替。靠着龙山,水库中央也有一座小山头,可以说是山水相绕,夜晚更是水天相应,天水一色,风景非常好,春夏秋三季不乏夜钓的人们。

夜明月如浆,湖平水似伤

星微斜几度,灯远点数户

远笛声隔世,山水空回响

清影捧水月,不见古人桨

 

我的生命我的归宿

如果,我的生命,也可以有归宿,请让我,和在风里面,去吹佛,许多美丽的容颜,然后,她们都开始了微笑;

如果,我的生命,也可以有归宿,请让我,风化成河边的长石,一半浸在水中,一半露在风里,在春天,有依偎我的蝌蚪,和踩我的丫头;

如果,我的一生,不能有归属,就让我,安静的离去,在窗子前,要晒着太阳,悄悄的腐烂,不要来打搅,待我成白骨,请折断我轻轻的脊梁,不忍它,再承受。

 

王芷蕾的冷冷的夏

不可否认,除了张国荣的一些经典,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再喜欢上一首歌了。特别是女歌手,能让我单曲循环的歌,基本不存在,今天有幸在江苏FM97.5听到一首歌,立刻就被歌手特别的嗓音吸引。记住一段歌词到百度之后才知道是首老歌,歌手也是位老歌手。 王芷蕾是上个世纪50年代的人了,现已年近60,她的声音很有特点,干净,磁性,空灵,不过最特别的应该是她嗓音的亲和力,总觉得很容易拉近跟听众的距离,特别是听她的这首《冷冷 ...

儿时玩伴小飞母(一):聪慧开朗的小飞母

八十年代,我们那个普普通通的小村子,年龄相仿的小孩似乎特别少。村子的一排人家,整整齐齐。五户姓董,三户姓曹,一户姓彭,一户姓陈。小飞母姓彭,大名“彭增飞”,“小飞母”则是我给他起的外号,而他也给我起了外号,只是我已经遗忘,或许他还记着。 关于他的记忆,始于开始上学,不过刚上学的时候还不熟悉他,跟他的熟悉应该是缘于父辈们的友谊。那时候,父亲和小飞母的父亲交往日益增多,我跟他接触的机会自然也就变多。 圆 ...

凌晨四点的蓝归去来兮

一年前那个特殊的时间段,终于放弃了奄奄一息的博客,让她彻底咽了气,不忍见其彻底消失,便陈尸于这深不见底的互联网。这一年来,完全停止更新,偶有老博友一言两语的问候,温馨而凄凉。 人都说,路,走着走着,就容易忘记当初的出发点。这个博客几乎也算得上是古董级别的了,走了这么远的路,走了这么久的路,我并没有忘记当初的出发点——记录点滴,分享对人生的理解。一直都是这样。 不过,曾几何时,确实走的太累了,只能停 ...

离别

各位关注本博客的朋友、亲人、爱人,感谢这么多年来,你们的关注,尽管人很少,但是依旧很温暖。非常抱歉,对不起,即日起,本博客永久停止更新,空间一年后到期自动注销。从此,文字只写给自己看。

一首离别的短诗作为墓碑吧

身已托芳草,情尽随孤雁。此间别离去,勿再问安好

花既有彼岸,草应能忘忧。华年虽清瘦,荣颜傲到老

再次感谢各位,以及Sorry

望龙山云台

正去龙脊斜云台,恰来万岭连涛海

错落庭院斜阳点,似醉桃红入夜来

LongShan-YunTai

年至三十二暂定居南京陶吴王家园

三十二岁,没有房子,没有车子,没有积蓄,没有一个愿意嫁给我的女人,做男人失败到我这样程度的,可能也不多见了。这一年多过来,也变得毫无追求了,为了母亲不再跟我搬来搬去, 跟亲戚朋友四处借了二十多万,在陶吴小镇买了套小产权房,房子虽然搓,不过算是得了一片风景。 破房子其实是有三个阳台了,这是西阳台的的窗外,一片麦田,半边蓝天,龙山山脉横在远处。 金陵的土接上了安徽,土山似乎也变得有些气势了,远处连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