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转中雪

老人与位置

初到乌鲁木齐,总是人生地不熟的感觉,晚上,尽管不是月圆之夜,一点点的月牙也显得特别皎洁,掩盖几乎所有的星。水总是透心的凉,也不知道七千里之外的南京热成什么样子了,同事一行几人一直上下班都是打车,他 ...
1 53 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