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转中雪

老人与位置

初到乌鲁木齐,总是人生地不熟的感觉,晚上,尽管不是月圆之夜,一点点的月牙也显得特别皎洁,掩盖几乎所有的星。水总是透心的凉,也不知道七千里之外的南京热成什么样子了,同事一行几人一直上下班都是打车,他们明天决定坐公共汽车,为什么,为了省钱买房子结婚,只有我一个反对,因为我懒得去省这钱。 早上的太阳翻过天山要很久,所以当它翻过时,它的热情就已经很高了,听说535路车人比较少,我们也顺利的坐上去了,并且半 ...
1 51 52